昨天,我去扒了扒遍地“邪教”的半岛,顺便翻看了一下他们的底裤。

全世界人民紧张应付肺炎,韩国民众的表现,却比东方不败的日月神教还要诡异。

教会声称:“只要心虔诚,就不会生病”、“信神信神、百毒不侵”。

潜台词“你生病是因为你心不诚、你不信神病毒才找你”。

9020年了,还有人相信这种无稽之谈?

让我们换一种说法:“都是你不好,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结果。”

这句话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?有没有一点像前段时间疯传的PUA(精神控制)?

这二者虽然不是师出同门,但在技术上殊途同归,不信你看:

献身仪式一:“分血”

女信徒与教主“双修”,让教主的血进到体内,净化自身。

献身仪式二:自杀

1987年,企业主朴顺子与31名五花大绑的族人、信众,自杀于自家工厂屋顶。这就是震惊韩国上下的五大洋集体自杀案。

至于传销洗脑、电信诈骗、打打耳光都是日常操作。

韩国政府不管吗?韩国人傻吗?或者说,背后有更深的利益纠缠?

今天,微笑哥就扒一扒这些邪教的皮,请大家警惕那些神棍,因为它们真的有毒。

01

邪教,邪在哪儿

疫情爆发,上万新天地教会民众,不戴口罩聚会、互相分发食物。

首尔市长亲自劝说,却遭到抗议和辱骂。韩国政府一怒之下,起诉“新天地教”教主李万熙等人。

于是第二天,这位89岁的“无所不能的神”当场下跪,向国民表示深深的歉意。

这一跪,没跪出啥诚意。反而把刻有朴槿惠签名的手表,不小心露了出来。

朴槿惠是谁?韩国首位女总统。

其父朴正熙总统当年政变,全副武装的军团下令全城宵禁,马上觉得不合适,又附加了一句:教会除外。

教会在韩国究竟有多大势力?触角有多长?

其父朴正熙总统当年政变,全副武装的军团下令全城宵禁,紧接着又PS了一句:教会除外。

下至民众,上至总统,都对教会忌惮服命。

2014年,韩国世越号上304名乘客,葬身海底。而事后的调查非常诡异:

1、跟踪定位的AIS系统被人为关闭;

2、学生们被要求呆在船里不要动,船员们穿着救生衣跳水逃生;

3、沉船周围想救援的民间组织遭到阻挡,眼睁睁看着船沉没。

网上讨论这个问题的贴子太多,所有乱七八糟的证据都在指向一个问题,就是上到高层下到船员,都有问题,而且问题大了去。

后来人们发现,这家船务公司的社长俞炳彦,是“救援派”的信徒。

他和之前发生的“五大洋集体自杀案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并且该公司大部分船员也是信徒。

所有的猜测,都指向了“(xian)灾 (ji)难”。因为那一天,正是崔太敏预言自己(fu)再(huo)现的日子。

崔太敏,永世教的教主,和朴正熙总统(朴槿惠的父亲)一家关系十分要好。

从左至右:朴正熙、朴槿惠、崔太敏

但时任韩国情报部长金载圭,对总统与神棍整日混在一起,感到深恶痛绝,于是刺杀了朴正熙。

在此之前,朴槿惠的母亲也遭到了刺杀。父母双双被刺身亡,让年轻的朴槿惠很受打击,一度崩溃。

教主崔太敏假装把朴槿惠的母亲招了魂,天天和朴槿惠说话。又对外宣传自己和朴槿惠是“精神夫妻”,进一步加大控制。

崔太敏死了以前,嘱托朴槿惠,一定要对自己的女儿言听计从,才能一切顺利。

他的女儿,就是一手将朴槿惠送进监狱的好闺蜜--崔顺实。

从左至右:朴槿惠、崔顺实

这样看,崔太敏和他的永世教,是真的很牛逼,牛逼到指点江山。

日本NHK曾专门报导:永世教,就是一个同时杂糅了基督教、道教,佛教的奇葩。

教义包括基督教的“复活”,道教的“五行”,佛教的“涅槃”,还结合了朝鲜和东北的一些萨满降神通灵。

说人话就是:不管你信仰什么,来到我这里,总有一款适合你。

就是这么一个永世教,在韩国拥有信徒无数,渗透了政界、商界、教育界,名下资产无数。

永世教,只是曾经韩国众多教派中势力最大的一个。

然而“神教”不止这一个,还有一堆。

02

金钱和女人

防控新冠肺炎期间,政府排查感染人员。

“新天地教”主李万熙紧急下达指令:继续聚会、拒戴口罩、隐匿行踪,不要告诉疾控调查人员。

一位61岁的大妈严格遵守教主指示,发热不去医院,坚持定时集会膜拜。
最终以一人之力,导致潜藏感染者或有上千人,至今有630人无法查到行踪。
最魔幻的是,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大邱西区,其疾控中心主任就是新天地信徒,本人也已经感染。

新天地教主:李万熙

韩国信徒们,相信自己的血是肮脏的,需要注入干净的血才能净化。

2013年时,83岁的李教主在指导未成年少女“输血”时,被人把腿打断。

但这并不是最荒唐的。

1960年,一个叫文鲜明的男人,带着17岁妻子跑到美国,自称“真父”和“真母”,还得到了美国尼克松总统接见。

有了金主爸爸支持,这个男人回到韩国后,挟洋人威风,大力发展统一教势力,并成了美国CIA线人。

文教主不停的向整个世界输送传教士,令韩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宗教输出国之一。

信徒遍布138个国家和地区,成了美国布署的重要势力之一。

而他的个人年收入,高达惊人的7亿美元。

有了权力、金钱的文鲜明,把手伸向了女人:谁和教主保持xx关系,谁就能生出救世主。

于是那些和教主睡过的女人,就是被净化了,再嫁给农村光棍,就可以洗涤男信徒的血液。等这些人凑够一定数量,就举办集体婚礼。

就在2017年,来自200多个国家7000人举办婚礼,组成了3500个家庭。
现在多个国家都把统一教列为邪教,但这个教派依然在韩国生龙活虎。
这只是两个比较大的教派。

还有在中国被捕的摄理教教主郑明析,声称“上帝允许我和世界上所有女性有(fa)握(sheng)手关系”。

在他管理的“常青树”组织里,有初中生、高中生和大学生。

她们贴上自己的照片,附上亲笔信,狂热的宣称“老师,我爱您”!

纵览韩国的各种神教,他们都有两个共同特点:钱和女人。

不小心回想到了天地会的陈近南,交待韦小宝时说:“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。”

没人管吗?
信教的人难道都傻吗?
怎么会相信这样充满明显“忽悠气质”的神教呢?

03

神教的野蛮生长

能控制人心的东西有两样,一是迷信,二是恐惧。
萨满教是朝鲜的原始宗教,但这个教没出什么有野心的人,自由散漫。

在公元1392年,朝鲜最后一个王朝「李氏王朝」尤其钟爱儒教,汉语是当时上流社会的通用语言,贱民才用韩文。

这也就导致了虽然儒教受到上流社会追捧,但文字不通,底层大众依然信奉萨满教。

天主教在16世纪末进入朝鲜半岛,教义保守,上不通儒教,下不通萨满教,根都扎不稳。

于是到了1882年,朝鲜与美国建交,基督教的传教士很聪明的改变了天主教的做法:

*对下,把《圣经》翻译成韩文,受了普通老百姓的欢迎;
对上,推广教会掌握的先进科学知识,受到上流社会的追捧。
但在1910年,日本攻入朝鲜半岛,李氏王朝灭亡。日本人推行奴化教育,禁止朝鲜人继续学习,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。

整个半岛被痛苦和恐惧笼罩,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。

朝鲜战争时期,逃难的民众

作为最早出现在罗马奴隶中的基督教,它的主要受众就是受压迫的、绝望的人:

就算全世界抛弃了你,主依然爱你,主会带你脱离苦海。

基督教会创办学校、医院,并且对外赈灾,使用韩文教学、免费治病。

信仰基督教成了反抗日本殖民者的象征。

标志着韩国立国的“三一独立运动”,有22位开国将领都是基督徒。可以说这次运动,是教会一手促成。

二战后,朝鲜被迫分为北韩与南韩。

1948年8月15日,南韩成立大韩民国。在美国的支持下,李承晚当选首任总统。

战争中韩国死伤惨重,经济崩溃,所有人都在盼望解决温饱问题,希望摆脱贫苦的生活。

但总统一心想着北上统一,不发展经济,全靠外界援助过日子。

自朝鲜战争结束后,1953年起到1960年,美国经济援助韩国17.45亿美元,联合国韩国复兴署经济援助1.2亿美元。

从左至右:麦克阿瑟、李承晚

整个半岛处于冷战前沿,穷困、恐惧的末日的气氛,终日阴云不散。

绝望和欲望必须被填满,尤其是在这个因恐惧和贫穷,而绝望丛生的年代。

拿什么填?信仰!

那个时候,只要你敢说自己是救世主,就有人敢追随你。

04

玩的,就是心跳

韩国的基督新教有个宗旨,只要你能对《圣经》提出自己的独有的见解,哪怕只有一个人,就可以自立门户。

托它的福,野生宗教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各路野生教主几乎每天都在“现世”。

谦虚点的,说自己是耶稣弟弟、耶稣学生,胆大点的说自己是“耶稣再生”。

再离谱的事,也会有五分之一的人相信,即使它在道德上令人极度反感。

尤其是现实一片困顿,挣扎着生活,迫切想要改变现状的底层人。

70年代的韩国农民

前段时间刷屏的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中,那些生活在底层的普通人,寄居在潮湿闷热的地下室。

小心翼翼算计着一度电、一吨水的价钱,稍有一个出神,就要忍受饥饿。

对在底层无尽的挣扎,和再也不愿跌入底层的恐惧,刻进了他们的血液,流到七经八脉,还有他们的下一代。

“恐惧”和“绝望”,是野生宗教最温暖的生长土壤。

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,突然失业的中年人、遭受家暴的妇女、为情感纠缠的年轻女子、家有身患重病的亲人……他们都是野生宗教眼里的“韭菜”。

宗教也是金字塔结构。最底层的,也是数量最多的,往往是最穷苦的那些人。

他们因为绝望,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宗教上,甚至以死明示自己的诚心,想要获得人生质的改变!

影片《寄生虫》

穷人末路,将希望寄予信仰。那么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,为何也会成为看似荒唐的教会一员?
80年代汉城一个不大的教会,14个长老中就有1个大学院长,1个将军,3个医学博士。
如果能成为教会的神职人员,不仅拥有很高的社会名声,更可以拥有不菲的收入。
但成为教会神职人员并非易事。

他们处在金字塔的中间,是整个教会的骨干,这些人几乎都是教主的亲朋好友,外人难以企及。

他们精通金融投资学,靠搜刮信徒的钱财,投资各类产业。

甚至韩国多个财阀背后,都有这些神教的影子。

和朴槿惠一家关系非常要好的“永世教”崔教主,创办了知名的“育英财团”,再通过财团兴建大学,开办企业,开设海外帐户转移资产。

这一小股中产阶级,靠着从其他中产和底层“吸血”的方式,一跃飞升到了上层社会。

越多的底层人看到他们实现人生改变,就会有越多的人加入进来,成为新的“韭菜”。

中产阶级成了教会的招牌。毕竟,当一个看起来成功的人向你传教,再扯淡的事,也变得不那么扯淡了。

除了真的有信仰,其他的都是唯利是图。

教会的套路,很快就被聪明人看明白了。这些聪明人也很快发现,宗教不仅可以聚集财富,更是拉拢人心的好方法。
“神教”,成了一个产业。

当政治被宗教裹挟,对弈起来格外惊心。

早年朴正熙总统(朴槿惠的父亲)急欲摆脱美国的控制,他看到永世教崔太敏在民间的号召力。

于是两人联手,从下至上打造“亲朝疏美”的政治前景。但实施没有多久,朴正熙总统遇刺身亡。

统一教主文鲜明,为了回馈金主爸爸,尼克松被弹劾时,该教甚至组织了绝食抗议,呼吁停止调查水门事件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韩国是被设计成了一个神教国家,弱化了(zheng)核(zhi)心力量,便于控制。

任何(zheng)高(zhi)层人物,不仅不敢得罪教会,反而还要讨好。

这些神教,更像是一颗颗棋子。

本以为邪教是愚昧的人才会相信,后来发现,只是聪明的人在操纵罢了。

你以为是一次愚昧的闹剧,其实背后是各种势力的博弈。

05

深夜的雾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写: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一个让人困惑的现象背后,多半是利益支配的野心。

别讨论虚伪和假的问题,蛊惑这种事,本来就不是让你做自己的。

创造“邪教”的人,与追随他的人,相互配合,彼此人生的意义都出来了,互相安慰得道升仙。

大家都在借光活着。

人么,相信一个东西,不就是想忘掉自己的廉价、压抑、郁郁不得志,从惨淡的生活里暂时脱身么?

毕竟,人的信仰是很壮观的,像深夜里的雾,一层层堆在地上,一团团漂在空中。

Ps:本文转载微信公众号:纯洁的微笑

本文作者:Mr·Mufei

本文链接:https://mfoso.com/archives/147.html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采用 CC BY-NC-SA 4.0 进行许可,请在转载时注明出处及本声明!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13th, 2020 at 01:1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